主页 > Z再生活 >原来我们不像脸书上那幺快乐:一味讨「讚」无法让人做真实的自己 >

原来我们不像脸书上那幺快乐:一味讨「讚」无法让人做真实的自己

2020-06-22


文/王文华(作家、广播节目主持人、若水国际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他是男同志,不知情的爸妈替她介绍女友。他喜欢这女孩,但是以「朋友」的心情。他不知怎幺告诉爸妈和这女孩真相,这是他的秘密。

这位同志,启发我写了这篇文章。

我主持一个广播节目,最多人call-in的单元叫「不能说的祕密」。听众打电话进来,说一个秘密。他不必使用真名,我们可以用器材帮他「变音」。于是他可以摆脱一切社会压力,安心做自己。

原来我们不像脸书上那幺快乐:一味讨「讚」无法让人做真实的自己

比如说一位男生打进来,告诉我们他是同志。爸妈不知情,替他安排一个女孩相亲。两人成为很好的「朋友」,他不忍心告诉女孩真相。

电台有四线电话,这单元进行时总是满线。电话上不断闪动的绿灯让我思考:为什幺有这幺多听众想要説出秘密?

做这个单元让我发现:我们并不像脸书上呈现的,那幺快乐

照理说,在脸书和LINE的时代,分享是如此容易,每个人都应该已经畅所欲言了才对。为什幺还会有这幺多人,想跟陌生人分享秘密?

原因可能是脸书上的我们,并不是真正的自己。

首先,脸书贴文的内容通常有趣而讨好,照片都有美肤App的功劳。但在真实生活中,我们的外在和内在都不像脸书上那幺光鲜亮丽。真实的自己是A,在脸书上要持续经营A+的形象。这种矛盾造成的压力,要如何分享?

另外,脸书上的我们,是精心过滤后的自己。大家通常只分享生活的高潮:吃美食、出国旅游、跑马拉松、买到好东西、跟好朋友在一起、孩子的可爱照片。但除了这些美好的片刻,现实生活大部份是重覆、等待、琐碎、空白。脸书,是三分钟的预告片。生活,是九十分钟的本片。现实中大部份的沈闷,要如何分享?

我们不会在脸书上分享琐事的原因,是那些东西不会得到「讚」。要得到更多的「讚」,必须分享有趣的照片。但很多深刻的感受,比如説平静、寂寞、绝望,无法用照片呈现。那要如何分享?

为了得到更多的「讚」,我们会选择特定的时间来贴文(包括这篇文章,也是在最多人看脸书的晚上九点分享)。但除了晚上九点,一天还有其他二十三小时。当我们午夜被噩梦惊醒,或是早上被压力逼疯时,要如何分享?

会不会更多的「讚」,并没有增加我们的自信,反而只是让我们更加察言观色、患得患失,不敢做自己?

会不会分享,反而让我们设限?我们不断从生活的片段中,捡选出能被最多人按「讚」的部份,然后用那些部份,反过头来修正自己。我们让脸书朋友投票,决定我们该留怎样的髮型、买怎样的衣服、吃怎样的东西、过怎样的生活。

会不会贴图,限制了我们情绪的宽度?我们只容许自己产生和分享,有可爱贴图可以呈现的感觉。贴图无法表达的幽微情绪,就不必分享,也不必多想了。慢慢的,我们互动的形式和内容,只剩下可爱的卡通人物。虽然现实人生,一点都不卡通。

虽然分享工具这幺好用,分享範围无远弗届,但当我们要分享内心深处最大的渴望或恐惧时,会不会还是只能告诉电台节目的陌生人?

那位call-in的同志朋友,最后在节目上唱了一首歌,献给他的女性友人。这首歌是法兰克辛纳屈的「Time after Time」(一次又一次)。歌词中有一句是:「岁月将会证明,是你让我的爱,如此年轻。」

当时,我传了LINE给好友群组,邀他们听那一集。同时,我丢了贴图,分享我的感动。现在,我把这些想法,写在脸书。

但我也领悟到:在「即时」通讯的时代,有些事,还是需要「岁月」来证明。在社群媒体的时代,有些东西还是无法分享,也不需要用「讚」来衡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