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惠生活 >吴学勤不同宗教角度‧王春新解生死谜题 >

吴学勤不同宗教角度‧王春新解生死谜题

2020-06-25


吴学勤不同宗教角度‧王春新解生死谜题日本名作家村上春树说:“死亡并不是生命的反义词,它是生命的一部份。”生死习题,乃人生必修课。许多人仍存有许多疑惑。有鑒于此,《》联合孝恩集团特于12月8日举办一场主题为“从花开叶落看――生命的离别”讲座会,邀来了天主教神父王春新与身为佛教徒的吴学勤医生,从不同宗教的角度出发,一起谈生论死。自马大医学系毕业后,吴学勤即回到家乡槟城的中央医院服务,先当驻院医生,随后考获内科专科,接着转到新加坡考取次专科――肾脏内科专科后,再回到槟城,任职于槟榔屿医院至今已有9年。身为一名专科医生,又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徒,看似游走于两个不同立场的吴学勤,追求的是以善为先的真理,所谓“能包容一切善法,一定契合佛法。”立场虽不同,但目标却是一致的,抱着佛法可以包容正确科学的真理,身在医学界的吴学勤以佛法快乐地为人生把脉。吴学勤出生于儒道家庭,自小以为自己是个佛教徒,对佛法早已充满好感,直到5年前认识了一批善之识后,开始诚心习佛,以善门修道,尔后更加入慈善机构行医。5年前,吴学勤与佛教师父一起成立读书会,每週聚会,分享读书心得,经年下来有所成长,也成了一名虔诚的善之识。王春新神父,1971年出生于马六甲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家庭,婴儿时期已领洗成为天主教徒,俗称“摇篮教徒”。虽然自小研习教法,他并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走上神职人员这条路。高中毕业后,王春新只身到新加坡从事期货工作,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过着与一般人一样的朝九晚五打工族生活。后来,在余怀仁神父的鼓励下,他开始感受来自神的圣召,并发觉神职人员的生活让他身心喜悦,因此决定将自己奉献天主,传道于世人。在台湾辅仁大学神学院研修8年,王春新完成了硕士课程,担任神父至今9年余。主修宣讲神学的他,时常站在不同信仰、文化及价值观的对谈上,继续耶稣基督的宣讲、教诲、治癒及和好的使命。槟榔屿医院肾脏内科专科医生吴学勤年龄:41岁宗教:佛教经历:马来西大学内外科医学士新加坡大学内科医学硕士英国皇家内科医学院院士大马医学专科学院院士新加坡医学专科学院院士(肾脏内科)王春新神父年龄:38岁宗教:天主教经历:台湾辅仁大学神学硕士马六甲圣德肋撒天主堂神父甲柔教区神父Q&A记:怎幺看待安乐死?吴:安乐死的基本定义是死比活着安乐。医者的角度是以古希腊行医道德为準则,不会给病人施以药物或促使他们结束生命,这是医生基本操守。但随着人权自由及社会认知的提昇,情况有所改变。若病人自愿(病人头脑清醒)且非积极性(不做可以延续生命的举动,即给他吃喝等)的寻求安乐死,没有明文规定不行,最后还是跟随病人的意愿。但是,若病人家属积极的想结束病人的生命,在法律上是不被允许的。若以学佛的医生来看,切入点又不一样。佛教不主张杀生,这要承受各方的业报,佛法不是教条式的,要弄清是否有贪嗔痴成份。佛教不鼓励安乐死,因为业报不能互相抵销。王:圣经教导我们,生命来自于天主,只有天主有权利收回。因此,只要一个人还有呼吸,还能藉着导管来进食,就没有结束自己生命的权利。除了安乐死,还有各种有关“生命伦理”的挑战,无论是代理孕母、複製人,甚至是死刑,教会都持反对立场,绝不妥协。记:人死后究竟是往哪里去?吴:所有宗教都在谈“生从何来,死归何处?人生的意义何在?”生死都缘起于业报,意义在于善恶随顺法,则行善止恶,这都不需争论。人死了,业决定下一世是善或恶,若一生都向善,再加上家人助缘,回忆善念,临终的一念就很重要了,由业决定下一世生命,木柴烧成灰烬后又有延续。王:按照古代神学,凡是做善事,没有犯罪的灵魂,死后就去天堂;凡是做坏事,罪孽深重的人,就下地狱。人死后会面对天主的审判,我们相信生命只有一次,不谈轮迴或再生,所以珍惜当下很重要。记:人有灵魂吗?佛教相信“地狱”吗?天主教相信“炼狱”,“炼狱”是个甚幺样的地方?吴:宗教需安于这两个原则;一、对死亡不感到害怕,二、行善止恶的原则。我们不能证明人死后是去天堂或地狱,科学也无法证明,这都是信仰和宗教感性的成份。所有宗教膜拜的神像,也只是一个精神代表。王:答案是肯定的。我们相信人有肉体,也有灵魂,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人。至于炼狱,英文是“Lim bo”,中文是阴府,是人死后灵魂“炼凈”的地方,那些犯了小罪的灵魂,净化了才能上天堂,所以我们需要为亡者献弥撒,希望可以补恕他们过去所犯的错。天堂、阴府和地狱的空间论,这是过去的神学家所提出的概念,到了今日,我们强调以个人良心作出发点,做的每件事是否对得起天、地、人以及自己。记:子孙来不及“送终”而感到内疚自责,身为佛教徒或天主教徒有何办法纾解?吴:要了解家人守在床边的真正意义是甚幺?意义是心念,关爱是否存在,重点是:一、要让临终者心安,不要有任何未解的怨恨,趁这时儘快解开。佛法说,恨在以后还是要报的。二、培养善念,三、不要让他有挂碍。家人是否在身边,并不是关键。王:孩子当然希望可以送亲人最后一程,尤其这是华人很看重的传统。若无法做到,一定有不得已的因素,不必太过介怀。因为关于亡者的殡葬那些都是外在的,做给外人看。在亲人生前对孝顺、感恩、回报,远比在他死后为他风光大葬来得重要。记:佛教和天主教有否一套可让人不惧死亡的方法?吴:佛教是人本宗教,认为世界一切都是业历造成,人、心灵、山河大地都属于自己的业历。在佛教里无主僕关係,有的是师生关係,缘起于业报,最重要心安。王:人之所以恐惧死亡,因为它是一种未知数,时刻都在威胁着人们。死亡其实是一个过程,只有经过死亡,才会得到永生,準备好的人,就会视死如归,每活一天都像是一个由死至生的过程,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开始。记:对火化及土葬有何看法?较鼓励火化或是土葬,为甚幺?吴:佛教并没有规定任何形式,因为佛法可以包容所有对的事物。我认为火葬比较环保,膜拜也容易,骨灰要撒入海都行,用意是在于精神。记:天主教徒能对往生者拿香致祭?为甚幺?王:能或不能,见仁见智,与教徒本身的文化有直接关係。抱着感恩的心,以香表达对往生者的哀思,这是一种中华文化传统,大年初一教堂内举行敬祖仪式,教徒们也插香,但受英文教育的教徒却较难接受。拿不拿香,这只是一种仪式,信仰够坚定的教徒不会有所避忌,他们的信念也不会因为这样就被摧毁。只有尊重他人的信仰,才能表现宗教的包容度。记:坊间有一说法指人在死后的一段时间内仍有知觉,若火化恐死者会疼痛不已,对此说有何看法?吴:佛教一些宗派认为,人死后8小时不能移动,认为识(灵魂)未离开驱体,移动了亡者会痛,我不认同这个说法。但以世俗的角度来看,只要让死者家属心安,能满足条件,除非有弥留房让死者8小时不移动,否则不能强求,不能起嗔心。王:我们相信人一旦断气,灵魂就会出窍回到天主那里,我们并没有死后数小时内不能移动亡者的说法。身为天主教徒,或许对火化会有顾虑。若死后火化,到了世界末日天主降临那刻,身躯焚化了要如何复活,这个问题,我们没有答案。记:器官移植往往涉及宗教生死问题,请问佛教是否鼓励或禁止信徒器官移植。吴:有很多例子都证明,器官移植一直不是问题。佛教徒捐赠者主要分3层次,一、增善心:做好事,来世更好;二、出离心:人生苦,要离开轮迴,求解脱,三、大悲心:轮迴苦,了生死,却发愿返回度化众生。这3个层次都说明了赞同器官移植。记:天主教如何把浓厚的中国文化(特别对死亡)运用在教会的礼仪中?王:身为天主教徒,与作为一个华人本质与文化完全没有冲突,中华文化根深蒂固地存在我们心中,与宗教信仰是相辅相成的,不会因而遭到删改,我们同样祭天敬祖。信仰注重的是尊重和共荣,不是同化。自16世纪初,天主教传入中国后,就已经在强调本土化,把宗教仪式结合当地文化来进行。所以才会有身穿唐装的圣母玛利亚身像,“中华圣母”的出现。/ 副刊‧报导:许柳青、郑晶文‧2009.12.04




上一篇: 下一篇: